心之所向

恦梓
灣家人,繁體書寫請見諒
蝸居坑:排球少年、Yuri On Ice、我的英雄學院
基本上雜食黨,這邊算是堆放坑,小透明一隻。
能夠寫出來的東西比腦袋中想的還少大概是唯一憾事。
劍三深夜江湖上線中
歡迎私信搭訕餵食 :)

【維勇】Swear*05*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靈感來源:五月天-夜訪吸血鬼,Mili-YUBIKIRI-GENMAN

//

冬天過去了,世界重新開始染上各種的色彩。天氣正好,維克托把午後讀書時間的地點改到了後院的亭子裡。勇利享受暖暖的陽光自樹蔭縫隙灑在身上的感覺,翻閱著從維克托書房找到的童話書,時不時把認不得的單字寫下來,打算讀完一個章節再一次問維克托。而維克托以西方人皮膚容易曬紅為由婉拒了勇利一起沐浴在陽光下的邀請,坐在勇利對面躲在涼亭的陰影底下閱讀著一些勇利看不懂的文件。

西方的童話故事跟家鄉的風格很不一樣,勇利讀得津津有味。維克托為了找適合勇利英文程度的書,好不容易從陳舊書櫃頂層找到小時候閱讀的童話全集,雖然它們布滿了灰塵而且泛黃得不只像是維克托小時候的書,說是維克托爺爺的勇利說不定也會相信,但勇利隨意翻閱了幾頁之後便深深著迷。

「勇利,」聽見維克托呼喚聲的勇利暫時從故事的世界抽身,抬頭看向維克托,「我一直覺得勇利學習東西的速度好快呀!勇利是不是從小時候就很聰明?」聽見維克托的稱讚,勇利有點不好意思地偏頭玩起了自己的髮梢,「沒有啦,從小就幫忙父母做生意,頂多只能說是思考反應比較快吧?而且好不容易能讀書,就會努力想要學好。」
維克托很有興趣似的把手上的文件擱下,聽著勇利說起自己的事情,「喔?勇利家是開什麼店的呢?」勇利露出了微笑「我家是開浴場(よくじょ)的呢。」
「yoku……jo?」維克托疑惑地重複了勇利所說的詞,勇利馬上解釋,「啊,就是指公共澡堂的意思,在我的家鄉不是所有人家裡都有洗澡的地方,我們習慣去公共澡堂洗澡,在外面沖洗過身體之後再泡在大浴池裡面,很舒服的。」談起了美好的兒時回憶,勇利的深茶色眼睛神采飛揚,彷彿有星光在裡面流轉,閃亮閃亮的。「那勇利都幫忙做些什麼事情呢?」維克托神色溫柔地撐著頭傾聽,「唔,幫忙準備乾淨的毛巾、把板凳跟木桶歸位、有時候也會幫忙收錢之類的。」勇利扳著手指細數著。「好像很有趣呢,勇利真是好孩子。」維克托帶點寵溺意味地越過圓桌摸摸勇利的頭,勇利則是不好意思地笑笑,「不過,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再看到呢。」帶了點落寞,勇利低下頭小聲地說著。
聽清了的維克托手停滯了會兒,他知道他可以不負責任地說些什麼『總有一天可以回家的』之類的安慰,這一刻他卻無法說出口,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懂事的少年肯定會勉強自己露出笑容來回應。維克托的手從頭頂順著頭髮滑到臉頰,輕輕捏了捏勇利,「讀書吧。」維克托輕描淡寫地說。

//

春天的天氣變得很快,白天還是陽光普照,晚上卻下起了暴雨。也許是在森林裡的關係,雨天的尼基福羅夫大宅顯得比平常更陰沉了些。

維克托發現今天的勇利比平時更安靜。
細心地把勇利擦乾後稍微打結的長髮梳開,維克托不時透過鏡子看著坐在梳妝椅上的勇利,觀察著他的表情。自從晚上下起雨後,勇利不時看著窗外發楞,就像是下午談起過去的最後,那樣帶著心事的寂寞表情。
維克托知道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個少年。他開始想要了解他的過去、他的喜悅、他的憂傷,他想要知道他都在想些什麼,他想要寵他、疼他,他想要看到他快樂的模樣。維克托也知道勇利對他有些傾慕,勇利是一個單純的孩子,心裡想些什麼都寫在臉上,就那點小心思還能瞞過他?
這其實很危險,不論是對維克托自己,或是對勇利都是。維克托盯著手中和自己髮色截然不同、帶著點自然捲的烏黑秀髮,開始思考這中間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好啦。」維克托放下梳子,雙手按在勇利肩上,勇利這時才從自己的意識流當中抽離,抬起頭對上鏡中維克托的目光,「啊、嗯,謝謝,那我回房間去了。」
當勇利的溫度離開自己的手心時,維克托居然感到有點可惜。維克托目送勇利往門口走去,就在勇利準備推開房門時,維克托鬼使神差地叫住了他,「勇利!」維克托看見勇利回頭後有點疑惑的眼神,頓時覺得口乾舌燥,腦海中彷彿有兩股勢力在拉扯,他知道自己不該再跟勇利更親近了,卻不由自主,「今天要不要一起睡?」

TBC.

===============================

各位Happy new year!!

我發現我超過兩個禮拜沒有更新這篇了我的天啊!本來預想好的一週至少兩更呢?(哭唧唧)

寫這篇我又開始查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上次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人都吃什麼東西,這次是查日本澡堂的歷史(抹臉)想說溫泉旅館大概跟澡堂有點相近吧?就寫了勇利老家是開澡堂這樣XD

是不是大家都忘記維克托有吸血鬼血統呢?沒關係我自己也都快要忘記了(眼神死)總覺得一開始設定的維克托跟我寫出來的又有點不一樣,原本設定中這個階段的維克托比起現在筆下的維克托還要更冷淡、更冷漠一點,然而我家的維克托居然,冷不起來……為什麼老是一臉寵溺!WHYYYYYYYYY!說好的高冷呢!?(哭唧唧)

下一篇是真‧蓋棉被純聊天。(?)我跟小夥伴約定了新年新希望是一週寫3000字!希望這週能寫出來下一篇(躺平)

 @Amanda Huang 

 @花明_出差 

 @火火_九本 

 @fat 

 @心碎的感觉@名字太长了受不了 

 @梓柒柒柒柒柒 

 @或只是风雪里悠悠长白 

恦梓

评论(8)
热度(48)

© 心之所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