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

恦梓
灣家人,繁體書寫請見諒
蝸居坑:排球少年、Yuri On Ice、我的英雄學院
基本上雜食黨,這邊算是堆放坑,小透明一隻。
能夠寫出來的東西比腦袋中想的還少大概是唯一憾事。
劍三深夜江湖上線中
歡迎私信搭訕餵食 :)

【維勇】我想你(4)(完結)

※天災設定,殘疾可能,刀子糖。

※私設說明:維克多陪著勇利拿了一次冠軍之後,繼續自己的滑冰生涯,主要訓練地在俄國。勇利退役,在家鄉做滑冰教練。兩人在攜手爭取冠軍時期在一起,目前遠距戀愛中。

※靈感來源:《諾亞方舟─五月天》

※OOC極可能,歌曲為作者本身靈感來源,僅供參考。

※這篇強烈建議搭配勇利的FS曲目Yuri on ice當背景音樂閱讀。

※前情: (1)  (2)  (3)

//

豆大的汗珠沿著鬢角的髮梢凝結,滑到下巴,最後滴落在衣襟,形成一個深色的小圓點。

勇利艱難地扶著平行桿喘息,努力控制著自己的雙腿,練習每一個曾經習以為常的步伐。

『維克多,你該回來了吧?沒有練習怎麼參加大賽?』

勇利感覺到自己支撐在地面上的右腳在顫抖,緩緩抬起、試圖向前的左腳也是。

『你已經去日本一個多月了你知道嗎?』

緊抓著平行桿的指尖因用力而泛白,失去原本的血色而隱隱生疼。

『人不是都找到了嗎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專注,勝生勇利,要專注!

『維嘉!』

勇利一個分神,腳一軟差點膝蓋就要磕在地上,幸好維克多及時伸出手臂把勇利撈個滿懷,避免了和磁磚地的親密接觸。

「勇利,還好吧?是不是太累了?喝點水?」維克多扶著勇利在椅子上坐下休息,攬著勇利的腰並拿起矮櫃上的毛巾幫他擦汗,「太辛苦的話剩下的次數我們晚上再做?嗯?」

勇利沒有回答,也沒有對上維克多的眼神,即使他知道對方眼中現在一定盈滿擔憂、溫柔得都能掐出水來,他只是直勾勾地盯著物理治療室地面磁磚的花紋,想著昨天深夜不小心聽到雅科夫給維克多打來的越洋電話。

『我不會回去的。直到勇利能走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也許是不知道勇利早就偷偷學了俄文、或是以為勇利已經熟睡,維克多直接在臥室窗邊就接起了電話,用冷淡的語氣回答他的教練,不顧對方在電話另一頭是怎樣震怒的語氣,就這樣掛上了短短不到一分鐘的通話。

不行的,這樣是不行的。勇利自顧自地蹙起眉頭。維克多已經在自己身上花了一年的時間做教練,在他復出的這個重要賽季,不能再因為自己絆住他,絆住這個應該在冰場上發光,接受全世界冰迷讚嘆、崇拜和喜愛的男人。

「勇利。」維克多嘆了一口氣,側著臉望向窗外樹梢的嫩綠微笑「勇利只要分心就會不小心出差錯,跟以前一模一樣呢。」

「哪裡一樣了?」勇利不禁說出口。

維克多像是沒有預料到他會回答,驚訝又帶著疑惑轉過頭來看著勇利。

「以前起碼是個滑冰選手,現在呢?現在只不過是個走五公尺都會腳軟的殘廢!」勇利全身顫抖,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我不要復健了!」勇利強忍住快要奪眶的眼淚死盯著按在膝蓋上的拳頭低吼「每天照三餐扶著兩根爛木頭練習還走得比三歲小娃還差,我受夠了!」夾雜悲傷、憤怒、失望、不甘「你明天就回俄羅斯去!世界冠軍給一個瘸腿當看護像什麼話!」話一吼出口勇利就知道自己搞砸了,卻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脫口而出的衝動。

「不是一堆人在俄羅斯等你嗎?你回去繼續練你的──嗚、練什麼都好,你快走吧!」發現自己已經憋不住眼裡的水花,勇利撇過頭繼續講著兇惡的話,他不敢看維克多,他知道自己就像噴出一把又一把的利刃,劃過維克多那顆他早就知道多麼柔軟而溫暖的真心。維克多沒有出聲,勇利也不敢回頭去看維克多的臉上會是多受傷或多生氣的表情,整個房間陷入難堪的寂靜,只聽得見勇利壓抑而粗重的呼吸聲。

「這些就是你想說的嗎,勇利?」維克多平時撩撥心弦的低沉嗓音變得如冰窖般寒冷,勇利緊咬牙根,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吐出違心之論。

才剛開口,維克多用力扳過他的下顎,如狂風般粗暴地吻上勇利的唇,吸吮、舔拭、啃咬,舌尖探入勇利毫無防備的口腔,將他尚未發出的音節全部吞噬,直到勇利差點喘不過氣來才放開。維克多單手探向勇利的後腦杓,強迫他和自己額貼額,勇利被淚水模糊的雙眼在極近的狀態之下,看見維克多碧藍的眼眸彷彿破曉前倒映點點星子的湖水,沉靜而包容。

「名聲、金錢、冠軍……任何東西當我們在跟世界告別的末日之時,都沒有勇利你重要,」這次,是蜻蜓點水般的吻「懂嗎?」

生氣也沒關係、悲傷也沒關係、甚至自暴自棄也沒關係,我都會在你身旁。

當勝生勇利不再存在世上之時,才是維克多‧尼基福羅夫的末日。

//

清晨的冰堡,日光從大片的窗戶灑進沁冷的冰場,落在剛打磨好的冰面上好似冒出一層薄薄的霧氣。

勇利取下眼鏡,按下音樂播放鍵之後緩緩滑到場中央開始了一個人的演出。偌大的空間只剩下鋼琴和冰刀劃過冰面的聲音。雖然跳躍已經不能像過去那樣完美,周數也不能像以前這麼高,但這次,勇利傾盡全力,在冰上舞出了自己真實的人生,堅韌、不屈、蘊含感情,或許還有那麼一點不知道到底像誰的固執。

比完賽飛機剛落地就馬上衝到冰堡的維克多正好目睹了這一刻,內心充盈的情感就要溢出,更勝當年在中國站看見4F時的驚喜與感動。

「勇利!」維克多出聲喚了戀人的名,勇利才發現站在場邊的維克多。一把抱緊衝過來的勇利,維克多像是抱緊了全宇宙。

喟嘆一聲後維克多愛憐地看著眼前逆著光的黑髮的青年說「勇利,我想你。」

勇利瞭然地笑了,再次抱緊「我也想你喔,維克多。」


END.

====================

媽媽我終於寫完了(痛哭)

週六看了第七滑之後就變成勇利腳下的冰渣過了兩天(不#),今天才把最後一話寫完。

這篇的勇利還是有點膽怯,就像第七滑說的,勇利最深的恐懼就是拖累維克多(但其實我大綱在看第七話之前我就寫好了wwwww)。因為受傷的關係而覺得自己像是拖油瓶牽累維克多,加上復健的過程太過挫折,於是就爆走了ODO(噢天啊我筆下的小天使怎麼這麼愛哭啦XD(給勇利遞運動飲料補充電解質#))維克多則是因為歷經了差點失去愛人的恐懼感,於是體悟到沒有任何東西是比戀人還活著還來的珍貴,所以選擇留下來照顧勇利。

兩個人都是深愛滑冰而有夢想的人,於是更能體會對方為彼此的犧牲和付出,希望大家喜歡這樣的勇利和維克多。

啊,然後故事的設定是,最後維克多還是抱了冠軍回家喔,沒辦法,我對他們兩個是真愛,來點主角威能也是應該的>_O♥ (心情上上下下的雅科夫崩潰#)

照慣例的再提一次,我很喜歡有人跟我分享她最喜歡的部分或是跟我討論劇情,如果可以的話請務必留言跟我互動,每一份都好珍貴,我一定會看會回,非常謝謝你們♥

那裡看起來有河蟹的痕跡,或是有哪邊有錯字什麼的請通知我OwO//

 @Amanda Huang 親愛的我冰渣當了兩天,總不會禿頭了吧?(❍ᴥ❍ʋ)♥

 @棉花糖.- 不哭不哭,最後吃糖啦(摸摸

 @或只是风雪里悠悠长白 完結啦!算是有殘疾(短暫的)吧XD

 @细水长流 最終還是親娘的我🙈

 @fat 我寫完啦>口<吃糖!!!(塞#)

 

恦梓

评论(32)
热度(133)

© 心之所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