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

恦梓

灣家人,基本上還是以繁體書寫(抹臉
排球癌末期併發影日症患者
雙腳踩入全職坑還想著拖親友下來玩耍
沉迷YOI被勇利跟維克托煞到想起暗戀班上花滑專長同學的天真日子
偶爾夜間烘焙宵夜文
劍三人生深夜進行中
歡迎私信搭訕餵食 :)
首頁圖取自:https://twitter.com/mojimojiji

【維勇】Swear*10*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

大多數人生命中第一次進入教堂都是在他們嬰孩時期,來到教堂接受受洗儀式的時候。

當然身為血族的維克托並不會接受受洗,第一次踏入教堂是兒時跟著母親一起參加教會的禮拜,而最後一次則是為了送母親最後一程。留下的跟教堂有關的記憶並不多,也不是什麼會令人感到愉快的回憶。

看著眼前精雕細琢過的石柱、人像、彩繪玻璃窗,維克托突然有點感慨,他以為除了代替父親以血族的身分與教會交涉以外,他已經沒有機會能像現在這樣踏進教堂了。

大概也可以算是難得的意外吧?維克托勾起一絲笑容,望向又睜著深茶色雙眼東...

【維勇】Swear*09*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

在那之後,勇利變得更加安靜,也更黏著維克托,連勇利晚上睡覺的地點也自然而然換到了維克托的主臥房。

維克托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只能束手無策默默陪在勇利身邊,盡量滿足勇利的需要。隨著跟勇利相處在一起的時間拉長,他也感受到自己的本能不斷地受到撩撥,以往只要補過一次血液,起碼可以撐上一兩個月都不會受到人類氣味的影響。

維克托安撫似地一下下摸著縮成一團、透出平穩呼吸聲熟睡著的勇利。

拜血族遺傳之賜,即使是只有這樣隔著雲層的微弱月光,維克托還是能清楚地看見眼前少年的髮絲、眉眼、薄唇,...

跟moyo solnyshko @Amanda 見面了ヾ(*´∀`*)ノ
還收到好棒的禮物(*´◒`*)
兩個人一起趕稿到底是助力還是阻力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٩( ᐛ )و
趁過敏的小可愛出去買面紙偷偷發廢文tag她٩( ᐛ )و(欸#
Ps.我怕又天窗還是不立flag了(?)

近況報告

嗨嗨大家好ODO/
抱歉因為三次元面臨重要關卡,消失了好一陣子,從年後就就幾乎沒有更新了,真不好意思。
一直從YOI開播到結束,一直到現在,圈內發生好多事情。雖然跟我沒有直接關係,但看著有的作者退圈的、累了的、忙碌的、情淡的,難免有點感慨跟唏噓。
這都在所難免,但還是很希望也許哪天,因為某些契機再度跟這些人相遇之時,如果能跟彼此說一句「又見到你了真好!ヾ(*´∀`*)ノ 」,那就太好了。
坑會填的,只是至少要等最近這個坎兒過去,希望還能見著曾經看過我的文字、點過愛心、留過言的妳和你。
恦梓

親友互相傷害30題-07-口罩

**維勇濾鏡**
**勇利迷弟小段子**
**內含搞笑以及OOC**
**怕雷的別點**

就是個跟親友一時腦洞的小遊戲,輕鬆看看就好,若能搏君一笑是我的榮幸XD
怕被拖去暗巷處理掉(?)就不打tag了,有緣的朋友自會看見~

//

維:「勇利,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喜歡戴口罩呢?」
勇:「唔,口罩很好用啊,比如說隔絕髒空氣啦、不想被人認出來啦、甚至有人會把口罩當成造型的一部分呢!」
維:「欸—好像很有趣呢!勇利!你還有口罩嗎我想戴看看!」
勇:「可以是可以啦⋯」
(維克托戴上口罩)
維:「勇利覺得怎麼樣?(滿臉笑容)」
勇:「(黑著臉)這樣不行。」
維:「咦?不好看嗎?」
勇:「不,維克托穿什麼都好看可是這樣就看不到維克托ㄉㄉ俊...

【維勇】Swear*08*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

第一次來到市鎮,勇利跟在維克托身後好奇地睜大了眼東看西瞧,深怕漏了什麼沒看到似的,完全看不出五分鐘前在馬車上打盹的迷糊模樣。
街道兩旁的磚房漆上不同的色彩,木製櫥窗內的商品也不盡相同,腳下踩的是鵝卵石鋪造的地面,偶爾還會有敞篷式的馬車經過,發出喀喀的聲響。
在尼基福羅夫宅邸的時候,除了雇傭的僕人和侍女以外就只有他和維克托兩人,每天的生活虛虛實實,彷彿是在夢境中一般。見到和家鄉全然不同的街景,使勇利在興奮之餘,真切地體會了自己身處異國的真實感,情緒突然有些落寞。

在勇利第二次差點被人潮...

【維勇】Swear*07*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

兩個人的早餐時光是愜意的。
維克托會在固定的時間起床,而勇利則是有睡到自然醒的特權,但也不會睡到日上三竿。通常勇利來到餐廳的時候維克托已經差不多吃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閱讀書報,等到勇利用完早餐才會請侍女一起收拾,兩人才各自回到房間。

今天一早卻是侍女敲房間的門叫勇利起床,還拿了一套外出服裝給勇利,「這是維克托少爺吩咐的,請勇利少爺梳洗完畢之後到餐廳用早餐,結束之後再換上這套衣服。」
勇利雖然有點不明就裡,但一想到維克托可能在等自己,還是動作迅速地把自己整理好,來到餐廳用餐。

「早安...

【維勇深夜60分】一場賭注

*網球球星x球童
*些許私設有
*不是專業網球迷,請鞭小力一點QwQ
*手機碼字,排版不周請見諒
//
勝生勇利穿著短袖的深藍運動制服,戴著白色鴨舌帽,蹲跪在球場的邊線旁,眼睛定定地看著準備發球的球員。
身為一名球童,他的職責是時刻注意著球和球員的動向,隨時準備撿球、遞球、遞水和毛巾。
會做這個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是網球迷。但這個工作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勝任的,動作必須要快,同時也要反應夠靈活才行,球員的小需求都得馬上應對。運氣若好,近水樓台總會有一些好處,比如簽名球、跟偶像球星近距離接觸等;但同時也有些風險,像是宛若飛來橫禍的界外球、或是輸球球員突如其來的情緒發洩等等。
勇利也不意外的是個球迷,他的夢想就是在現任...

還沒時間寫更新,都泡在考題裡面了QAQ
來這裡玩個跟風,我的文風是哪種顏色的呢?
之前在噗浪玩過,然而噗浪上的朋友似乎都沒怎麼在看我寫的文字(笑哭)只好來lofter上面碰碰運氣,看有沒有小天使願意告訴我呀?

【維勇】Swear*06*

※架空,吸血鬼paro+大量私設。

※死亡,轉世,刀子糖(?)

※初次寫非原創背景,OOC極可能!

※靈感來源:五月天-夜訪吸血鬼,Mili-YUBIKIRI-GENMAN

//

「今天要不要一起睡?」聽見這句話的勇利腦袋就像是停止了一切運作,瞪大雙眼看著朝自己走來的維克托,「我是說,」維克托拾起勇利僵在門把上的右手捏了捏,「今天要不要一起睡,我想跟勇利聊聊天。」彷彿問的只是要不要再來一杯紅茶的輕鬆語氣,讓勇利不禁疑惑起邀請別人共眠在這裡是不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如果勇利覺得不想也沒有關係,我們就改天再聊吧。」也許是勇利愣得有點久,維克托惋惜卻又像鬆了口氣一般放下勇利的手,走到勇利...

1 / 4

© 心之所向 | Powered by LOFTER